特朗普不愿承认种族歧视?看看邻国加拿大是怎么做的

政府在面对种族问题当中能够做些什么呢?对于这个问题,特朗普的执政团队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从司法部长到国家安全顾问,再到首席经济顾问,特朗普团队甚至不承认制度性种族注意的存在。结合此前威胁向示威者开枪以及派出军队,对于他们来说,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并不是去关注问题本身,而是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在2020年11月,特朗普即将迎来美国选民对他的再一次考核,或许他的团队已经选择孤注一掷,将自己的连任竞选押宝在了自家的铁盘选民当中。

一、特朗普团队带来的错觉:面对种族主义,政府能够做的事情并不多

不过,特鲁多的做法也遭到了他人的批评。一些人认为特鲁多的单膝跪地更像是一种形式,而并非具体的行动。也有人提到目前新冠病毒疫情在安大略与魁北克省依旧严重。参与集会此类的无法与他人保持距离的活动,将会为公共卫生带来更多的负担。

在2016年,《经济学人》杂志曾报道称多元文化是加拿大团结不同背景人士的重要方式,并成功吸引了全世界各地的移民以发展经济。

而在其他政府部门当中,联邦政府也同样拨款,致力于解决仇恨犯罪、种族歧视等等社会问题。公共安全部每年拨款400万加元,用于帮助仇恨犯罪受害者。

这些内容看似很多,花销的数量也达到了千万加元级别的数量,但这显然还不足以解决加拿大面临的长达几个世纪的种族与不平等的问题。在加拿大,从原住民极高的入狱比例,皇家骑警与原住民的关系,再到我们每一天在生活、职场、学校等等地方面临的或多或少的偏见与隔阂,都是需要解决以及重视的问题。

在过去的数周内,由George Floyd的引发的针对种族主义与制度性歧视的讨论占据了世界媒体的头版头条。人们看到了非洲裔群体在美国所遭受的制度性歧视,在随后公布的时长大约8分钟的视频当中,人们也见证了警方是如何带走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世界各地,人们开始走上街头,不仅仅是为了悼念George Floyd的离世,同样是在为世界各国当中依旧存在的制度性问题与不公发声。

楚萱歌(Bardish Chagger)

文|William

其实不仅仅是特鲁多的态度,面对种族主义,加拿大政府做了很多实际工作。这让特朗普的谎言看起来不攻自破。

联邦政府还认识到了右翼白人至上主义对公共安全的威胁,并将两个白人至上组织列为恐怖组织。移民部启动了帮助少数族裔女性的试验项目,期望能够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帮助解决女性少数族裔新移民在加拿大职场当中面临的问题与障碍。

美国北部的加拿大与美国的政体类似,美国政府大致分为地方、州与联邦三层,这与加拿大的县市、省、联邦三级政府相似。虽然两国在选举民意代表与首席长官的方式上有较大区别,但是由于幅员辽阔以及历史渊源,在政府分级以及管辖权限上,这两个位于北美洲的国家倒是十分类似。

在特鲁多的内阁成员当中,有一位专职致力于解决此类问题的内阁部长。在特鲁多的第二个任期当中,添设了多元化、包容性以及青年事务部。而在联邦政府层面上,在2019年的预算当中,特鲁多政府还设立了反对种族主义计划(Anti-Racism Strategy)。在此后的三年当中,加拿大联邦政府将会共计出资4500万加元,为呼吁平等权益以及消灭种族主义的组织提供需要的经费。这些都是建立在2018年的预算当中,联邦政府拨款2300万加元,用于多元文化项目之上的额外补助。

但特朗普团队的行为或多或少会为人带来一种错觉:面对种族主义,政府能够做到的事情并不多。在此前的推文中,我们提到过美国多地警员误杀非洲裔人士的事件。这些事情发生在明尼苏达波利斯、达拉斯、亚特兰大等不同的地方。这些警员属于不同的城市与不同的州,而在这些地方,警察的执法规范与管理又各不相同。这也成为了人们认为联邦政府在抗击种族主义的问题上,即使有这样的意图,也无法有效解决问题的原因。

抗击种族主义并不是一朝一夕的努力,早在上世纪70至80年代,现任总理贾斯廷·特鲁多的父亲皮埃尔·特鲁多执政时期,就推行了多元文化政策,鼓励加拿大社会包容不同族裔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士。加拿大多元文化法案也是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当中的重要部分。多元文化也被认定是加拿大最为重要的成就质疑,并且成为了加拿大身份象征的一部分。因此,星力八代电玩发布加拿大也被认为是西方国家当中最为成功的多元化社会。

二、加拿大的答卷:每年花费数千万加元解决制度性歧视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加拿大多元化、包容性以及青年事务部长楚萱歌(Bardish Chagger)在接受加拿大国际广播的采访时曾经说到。加拿大人很骄傲于自己的多元,并对此感到自豪。但是,大家也都发现,我们可以做的更多更好。很重要的一点是,如果看到歧视行为,我们要说出来,无论是种族歧视,仇恨,还是暴力,要勇敢发声。

自由党政府在去年底设立了“反种族主义秘书处”,以及启动的“政府机构聘用程序”(Appointment Precess),就是希望能够令拥有多元背景的人进入政府体制,能够让政府的决策反应出这种多元。

在这些被保守派人士称之为强硬的应对策略中,丝毫看不出任何寻求和解的意图。这些言论与政策,更加剧了在美国以及世界当中正在激化的矛盾。

比起面对问题拒不承认的特朗普,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过往的演讲中面对在加拿大的制度性问题十分坦诚,在国会的演讲中,他同时还表示自己曾经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在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特鲁多还表示,包括皇家骑警在内的所有组织与机构,都会或多或少地存在着制度性问题。

我们还需要清晰地认识到,这些来自于加拿大联邦政府的努力仍然不足以根除种族主义在历史过往中留下的糟粕。但这足以证明,政府显然能够对种族主义做出行动。在面对争取平等权力的示威者时,一个国家的政府首脑不必非要躲在地下堡垒当中,展开对话,付出行动,将纳税人提供的财政资金用在能够解决问题的方向上,显然是一个更好的开端。

在游行的人群中,我们看过了各式各样的人群,这绝非是一场被右翼人士污名化的“种族战争”,而是来自于民间团体对存在于全球各地多年的种族问题的反思。在不同的国家与不同的城市中,我们也看到了民众、政客、以及其他利益相关团体在对待这一事件上的不同态度。在明尼苏达,CNN的记者在报道抗议活动的过程中被警方逮捕,在纽约州布法罗,一名75岁的长者被警方直接推倒在地。曾经以共和党候选人出身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目前美国各地发生的大规模游行不闻不问,态度消极。他不仅威胁要向示威者开枪,还扬言要派出军队解决“暴乱”。

三、抗击种族主义并非一朝一夕

最近几年,加拿大皇家骑警更多地面向女性、少数族裔招聘

在国会当中,上一届国会还通过了C-25号法案,要求上市公司透露其董事会,以及高级管理层当中的女性及少数族裔数量。

在2018年,加拿大联邦政府在通过加拿大统计局设立了关于性别、多元化、以及包容性的统计中心。这些统计数据将会帮助政府提供更科学的数据支持,查看存在于社区当中的不平等以及制度性问题。

面对由历史缘由与社会偏见所带来的种族主义问题,各级政府当然有义务,也有办法来做出行动。从为支持平权及消除偏见的社会团体与组织提供资金帮助,到政要内阁成员为平等权利发声,这些都是可以被看到的,并且能够起到效果的具体行为。让政府内的决策人员更加多元化,在各个公共领域及不同行业中吸纳并包括更多族裔与声音,才是解决种族主义的最有效方式。

在社区当中生活的人们应该能够知道,这绝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在过去的几年内见证了保守派人士通过社交媒体传播的仇恨言论以及歧视性言论的我们应该能够理解,勇敢发声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国境线的北面,反对种族歧视的游行也来到了加拿大各大城市,在6月5日,特鲁多来到了渥太华举行的Black Lives Matter集会现场,他与同行的负责家庭、儿童、以及社会发展的内阁部长胡森(Ahmed Hussen)一同单膝跪地,请求与示威者以及被压迫的团体寻求和解。这也是在此次事件当中,第一次有国家政府首脑以这样的方式声援集会人士。

posted @ 20-06-18 03:02 admin  阅读:

Powered by 星力八代电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